EZHong Kong Attitude(HKA)《傳說對決》GCS中路當代活化石之一。大家對他戰場上潛藏的激情與精銳的操作記憶猶新,卻對他背後的迷茫、傷痛知之甚少。從瞞著父母簽職業合約,到用一年時間獲得家人認可。EZ在採訪中為我們帶來了他不為人知的故事。

連結: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Wak-pYUotA8

問:是什麼契機讓你成為電競選手的?這是你夢想中的職業嗎?

EZ:小時候的我都是看著哥哥玩遊戲長大的,那時候的我成績並不是太好又愛玩遊戲,所以那個時候家人都是限制我玩遊戲的時間,就只能在一邊默默地看著哥哥玩遊戲。那時候覺得哥哥玩的非常厲害,自己就也想把遊戲玩好。不過小時候玩遊戲都是偷偷地玩,大學才是我玩遊戲最多的時間段,那時候買了電腦,可以更方便接觸遊戲。直到大三,我接觸到《傳說對決》,那時候自己實力還可以,就去參加了一個海選比賽,順利成為了職業選手。這也是我一直以來嚮往的道路。

問:家人剛開始得知你偷偷北上簽職業合約的態度是什麼樣子的?支持你在這一行走下去嗎?

EZ:家人其實是一直反對我走上電競這條道路的,但是我一直不想放棄成為職業選手的夢想,通過職業海選之後我就瞞著父母一路北上,和HKA簽下的合約,先是告訴了哥哥和姐姐,後來回到家,我媽對這個決定還是理解跟支持的吧,但原以為我爸會極力反對我這個決定,但是他也沒有多說什麼,只是說自己做的決定要對自己負責。

問:說說你進職業、以及非職業選手時期的歷程吧。

EZ:大學的時候,收到過一個業餘戰隊的邀請,那時候我大三有學業的壓力,這個戰隊處理問題也不是很成熟,就是說讓你放棄學業,但是我當時還是沒有放棄的,後來看到傳說對決有職業海選,我果斷報了名,通過了海選,受到了

MSHKA兩個戰隊的邀請,HKA說我很適合成為職業選手,來了就可以直接和他們簽合約,而當時MS說需要再等一個星期再進行一場面試,我覺得太麻煩,就加入了HKA戰隊。

問:成為傳說職業選手後第一季面臨整個隊伍十人競爭的壓力,如何堅持下去並一直打到現在的呢?

EZ:當時隊內的競爭還是蠻大的,光是中路的選手就有三個人,再後來就是我表現好一點,就當上了先發選手。剛開始打先發,一上場比賽就很緊張,連敗兩場,然後我就被換下來了,直到季後賽才有機會再讓我上場。當初自己選了這條路,就沒有想過要放棄,後來經過經驗的累積,還有和隊友們之間的磨合,自己就更熱愛這個職業,正是因為有這樣的信念,才讓我堅持走下來的吧!

問:到目前為止的職業生涯中遇到的障礙或困難是什麼?

EZ:之前在打比賽的時候,隊伍之間磨合一直不算太好,直到後來遇到現在的隊友阿寶他們,雖然一開始我們磨合的還算不錯,但因為一開始我們都是菜鳥,上場都不太敢打,導致了我們在一起的第一個賽季落敗,直到下一屆我們的心態重新調整,比賽的時候也比較敢打,就勢如破竹,一舉拿下了冠軍。拿了冠軍之後,我的手就有一點不舒服了,因為之前的訓練量太大也沒有怎麼注意,拿了冠軍之後手傷開始加重,算是職業生涯中不小的一個障礙了。

問:EZ對於拿過冠軍後,下一季再對上ONE結果只有亞軍有沒有什麼感想。

EZ:後來2020春季賽那次,我們其實算是重新開始,但我們還是一路打到了亞軍。我覺得這次比賽只拿下亞軍的原因,大概是我們之前拿過冠軍吧,就像達到一個目標之後,那個目標就消失了,你反而就失去了方向,所以就導致我們,沒有這麼強的凝聚力,想要奪冠的目的不強。

問:打出成績之後家人、朋友的態度是否發生轉變呢?

EZ:看我打職業一年之後,家人還算是比較認同我的,大概是看到我在這一年的職業生涯中改變了不少,不像以前那麼不成熟,家裡都看在眼裡,所以她們覺得我現在做這份工作也算是沒什麼問題。

問:聽說EZ的手傷越來越嚴重,甚至在國際賽需要吃止痛藥才能上場。

EZ:平常自己在隊內的練習也算是蠻勤的吧,那個時候也很喜歡打排位,很想要爭奪全服第一的稱號,所以經常找隊友們一起排位,幾乎一整天都在排。拿到冠軍之後,自己的手傷也開始加重,直到後來去了泰國打AIC的時候,那個時候印象還是蠻深刻的,手傷算是到了極限了,超時的練習導致我要買止痛藥來吃,平常的話都是要打比賽的時候才會痛,可那個時候早上起床手也會有刺刺麻麻的感覺,所以那個時候狀態十分不好。

問:HKA這幾季季賽和團練都相當強勢,卻在國際賽接連輸給BRU三次,你們如何調整這次AIC的失敗,對下一季自己的期許是什麼?

EZ:我們隊伍經歷過季後賽失利,歷盡千辛萬苦擊敗MOP,贏得挑戰賽的勝利,成功拿到了國際賽的門票,這次AIC我們居然這麼有緣分,再次遇到了BRU,原本想著一雪前恥,但是還是敗給了他們。一直以來很感謝身邊朋友和家人們的支持,尤其是我的哥哥,哥哥和我相差六歲,他說要是年輕幾歲,他也能打比賽,哥哥說過現在哥哥實現不了的就讓弟弟去實現吧!當時聽了蠻感動的,雖然被

BRU擊倒三次,但我們從來沒有放棄過,我們還是一直懷抱著想要贏得世界冠軍的夢想。